科达股份2019年业绩预告显示,预计亏损23亿元到28亿元!


科达股份2019年业绩预告显示,预计亏损23亿元到28亿元。除了上市公司已经解释的计提较大商誉减值准备和计提大额应收款项坏账准备外,其实,公司还存在很多其他被投资者忽略的问题。
 
股价表现上,科达股份在2014年和2015年曾有过一次股价凌厉上涨的“风光”,但此后便进入长期下跌趋势。近一年多来,股价更是长期在低位不起。分析股价持续低迷原因,或与其前几年在互联网营销领域的大规模收购有关,当年的高溢价收购埋下的隐患最终兑现影响了股价表现。
 
2020年1月23日,科达股份发布了2019年业绩预告,预计亏损23亿元至28亿元,同时,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扣除非经常性损益后的净利润为-24亿元至-29亿元。对于业绩的大幅亏损,除了公司解释的计提较大商誉减值准备和计提大额应收款项坏账准备外,《红周刊》记者发现,公司还存在很多其他被投资者忽略的问题。
 
巨额收购带来隐患
 
从股价表现看,科达股份股价在2014年8月至2015年6月期间曾有过一轮大涨,但在2015年6月股价达到31.72元(前复权)后便步入长期下跌之旅,至目前的4.5元左右现价,其最大跌幅超过了80%。
 
五年前的股价大涨除了牛市因素外,其中不可忽略的一个重要因素就是科达股份在2015年初“一口吃下”五家公司100%股权。当时,公司以合计29.34亿元的交易价格收购了百孚思、华邑众为、上海同立、雨林木风、派瑞威行五家公司股权,相较于科达股份2014年年末46.41亿元总资产规模而言,此次收购可谓是个“大手笔”。而正是这个大手笔,股价在半年内最大涨幅超过了4倍。然而,“盈满则亏”的规则在科达股份的股价上还是得到了充分体现,就在其创出自己历史最高价的下一个交易日,股价出现暴跌,此后更是一路下跌至今。
 
股价在非理性上涨之后可以跌回“原形”,但大规模收购兼并所确认的巨额商誉却不能随意消失,这让公司背上了潜在减值隐患。2015年年末,因收购原因,科达股份账上商誉值提升至24.44亿元。此后数年,随着公司并购的持续,商誉持续增高,至2017年年末时,商誉总值达到了40.20亿元,占同期总资产的37.75%。
 
2018年年报数据显示,因对广州华邑品牌数字营销有限公司、上海同立广告传播有限公司、广东雨林木风计算机科技有限公司和北京卓泰天下科技有限公司一共计提了2.69亿元的商誉减值准备,使得当年营收出现50%增长的科达股份出现了“增收不增利”局面,归母净利润同比下滑了43.19%。2019年前三季度,同样是在营收增长34%的情况下,归母净利润再次下滑,下滑幅度达72%。
 
2020年1月23日,科达股份发布了2019年度业绩预告,称2019年度业绩预亏23亿至28亿元,原因是前几年大规模并购带来的巨额商誉出现了大幅减值计提,预计计提商誉减值准备约26.64亿元。据Wind金融终端统计,科达股份上市以来累计实现的净利润为16.54亿元,此次巨额商誉计提可谓是“吞掉”了科达股份上市以来赚取的所有净利润。
 
值得注意的是,科达股份2015年收购的北京百孚思、上海同立、广州华邑、广东雨林木风、北京派瑞威行虽然均已完成2015~2017年业绩承诺,但在完成业绩承诺的第二年,即2018年就有三家公司(广州华邑、上海同立、雨林木风)出现了业绩下滑,并计提部分商誉减值共2.61亿元。同样,2016年收购的卓泰天下在完成2016~2018年业绩承诺后,也于2018年计提了部分商誉减值共836.56万元。如此情况下,2017年收购的北京爱创天杰、北京智阅网络、北京数字一百这三家标的会否在完成2016~2018年业绩承诺后,也会出现计提商誉减值情况呢?
 
最让人感到奇怪的是,为何在标的公司业绩承诺已经完成的情况下,科达股份还要对上述子公司计提商誉减值呢?对此,交易所也下发了问询函。
 
2020年2月7日,科达股份在问询函回复中解释称,公司2016年、2017 年不计提商誉减值准备,2018年计提商誉减值准备,均是基于当时经济环